红楼之挽天倾_第七章 千古艰难唯一死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七章 千古艰难唯一死 (第1/3页)

  秦府

  秦业迎着贾珩的目光注视,长叹了一口气,道:“贤侄有所不知……”

  秦业终究不是那等依仗权势就翻脸无情的无耻之徒,就将刚刚见过贾珍的经过说来,当然如果贾珩知难而退,他也正好问心无愧。

  秦业如此的心思,正是处在这般一种左右摇摆的复杂情景上。

  贾珩沉吟半晌,自是察觉到秦业心头的纠结和矛盾,就问道:“秦世伯,我和令嫒婚书已定,秦世伯难道要悔婚不成?”

  秦业面露苦笑,道:“老夫自是不会悔婚,只是此事毕竟牵涉到贵府族长,贤侄回去之后,难保不会再起波折啊。”

  贾珩道:“有道是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,宁国府虽势大,但说破天去,也逃不过一个理字,况我也是贾族中人。”

  但事实上,贾珍百分之百要胡来。

  红楼梦原著多次提到贾府干涉,从王熙凤弄权铁槛寺,借长安节度之手,参与长安府尊和长安守备亲事之争,再到贾琏偷取尤二姨,凤姐对苦主张华的迫害,可以说,贾府这种事情干的不是一件两件。

  当然,他好在还姓贾,若事情闹大,他或可以寻贾母这位两府里辈分最高的老太太评理。

  但能不能见到贾母,又在两可之间。

  所以,此事需要提前防备。

  他向来谋而后动。

  若还未见秦可卿也就罢了,方才既已见得秦可卿,这要是一步退却,他岂不是成了被牛头人的苦主?

  既存此念,贾珩目中现出坚定,沉声道:“秦世伯放心,宁国府那边,我会想办法周旋,世伯,我和令嫒的婚事,还请尽快议定下婚期,否则,贾府说不得还会再使手段。”

  如是迎娶秦可卿,贾珍再想从中作梗,就要难上许多了。

  秦业迟疑道:“贤侄,这太过仓促了吧。”

  贾珩沉吟了下,正要劝说秦业,忽听得一声柔媚、酥软的声音,“爹爹……”

  帘子之后,倩影微动,现出一女来。

  秦可卿在帘后听了半晌,闻听宁国府族长将代子提亲,就是脸色一变,

  “你,如何出来了?”秦业脸色微变,这时代虽男女大防虽未如,但一未出阁女子,见于外男,还是有着几分不太妥当。

  但秦业家终究是小门小户,倒也没有那么多讲究。

  “爹爹,方才之事,女儿已听了大半,既婚约早定,岂可轻易失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