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之挽天倾_第十九章 箭术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九章 箭术 (第1/3页)

  贾珩归家之后,先将买好的时文汇编集放好,然后洗了把脸,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压了压上涌的酒气。

  先前,他虽趁着酒意,将赖升等恶奴打了一通,但一来下手自有分寸,二来也是评估过后果。

  “打了赖升,只要不闹出伤亡,贾珍再怒,所能施展的手段也有限,因为完全断绝了寻官府力量介入的可能,而如是请所谓家法族规,也没有那般容易,除非我在祭祖时,做出火烧贾族祠堂这等大逆不道、骇人听闻的事情,否则,贾珍想要以所谓家法族规压服于我,不过是痴心妄想!”

  这时代的家法族规,在一些偏远地方,或许宗族势力强横,其如金科玉律,但到国都神京这等首善之地,国家自有法度在,岂容滥施施私刑。

  实际,历朝历代官府,对私刑的态度一直是持否定态度。

  父要子亡,子不得不亡,其实这句话有失偏颇。

  纵然自西晋首倡“准五服制罪”以来,历朝历代,也从来没有说过,父亲故意打死儿子的人伦惨剧是啥事儿没有的,只是根据亲属远近减轻刑责,不判死罢了。

  父子尚且如此,况同宗同族?

  所谓生杀大权,悉出于上。

  纵然贾珍是族长,此非年非节,在京都首善之地,国家法令森严,贾珍想要摆族长的款儿,对快出五服的远亲施以私刑惩戒,也要受到时人诟病。

  更不要说,贾珍争执之因,实在上不得台面。

  但难保贾珍施阴谋诡计暗害,故而贾珩才说,不会到宁国府一会贾珍。

  “反而今日我若忍气吞声,前往宁国府受得规训,才会助长贾珍嚣张气焰。”贾珩饮了一口茶,将此事放在一旁。

  贾珍的事,虽然可气,但只要拢住秦业家,再牢牢占住道理,他就不用畏惧。

  而后,贾珩如前两日一般换了一身武士劲装,打算先去表兄董迁家借马。

  董迁为五城兵马司小校,因时常需要跟着上官巡街,靖绥治安,故而只得晚上归家,贾珩只在其家中如往常一般向董迁母亲借了一匹马,而后就直奔安化门不远的谢再义家,然而不想却扑了个空。

  谢再义之妻赵氏,正在天井院中洗衣裳,抬头见贾珩如前而来,就笑道:“贾兄弟,老谢让我给你说一声,兵部的大官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